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興學小說 > 都市現言 > 雲姒霍臨燁小說免費閱讀 > 第1030章 血染天,九爺孩子活了!

火海翻天,熱浪噴湧。

渾身是血的南絳,抱著個孩子,失了魂一樣的出來,看著百姓倒在了地上,瞧這如今,這血流成河的樣子,她不堪重負,狠狠跌跪在了破廟跟前……

“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要這樣?”

“阿姐做錯了什麼?”

“她跟九爺在一起,是通敵賣國了,顛覆江山了?”

“值得你們你們這些守衛疆土的士兵,守衛皇城的禁衛軍,用對付敵人的方法,殺害這些無辜的老百姓,他們隻不過是為了阿姐說了一句公道話而已……怎麼就錯了!”

南絳尖銳的嘶吼,在夜空迴盪。

看著地上那些老百姓橫七豎八的屍體,有老人,有壯年,還有婦人……

全是些手無縛雞之力的人,有一些麵孔,她甚至都認識。

她還記得其中幾個女子跟男子,說是捨不得死,說是自己怕死……而今,病疫冇有要了他們的命,他們死在了自己人的手裡。

這何其可笑啊!

人心又是何其的歹毒!

——“九爺來了!”

人群之中,不知道是誰喊了一句。

九爺領來的人是一路殺著過來的,帶著滿身的血腥,如同席捲一般,所到之處,乾乾淨淨。

南絳抱著孩子,抬起了頭。

看著踩著鮮血而來的男人,他手腕上黑色的情絲時,南絳那一張稚嫩的臉上,更是絕望。

霍影醒來了。

阿姐完完整整的九哥回來了。

可是,一切都晚了……

周圍所有都安靜了下來,唯有坍塌的破廟,火焰已經低了下去。

南絳仰著頭,抱著懷裡的孩子,緩緩站了起來,呆滯的看著離自己越來越近的九爺,聲音也變得飄飄忽忽:“阿姐死了,孩子死了,空青死了。”

天地在這一刻,安靜的可怕。

霍慎之身子一凝,深墨的瞳眸細細碎碎的皸裂開。

他甚至冇有去看南絳懷裡的孩子,便已經執意的朝著那燒塌了的地方走去,嗓音,是前所未有的冰冷駭人:“把這裡翻過來。”

霍影緊隨其後,他也不相信,雲姒就這麼死了:“找!”

南絳抱著孩子,她的眼淚哭乾了,隻緩緩的坐在地上,呆呆的看著這一切。

天黑的可怕,陸鶴好不容易衝破阻礙到來時,看到了隻有一片廢墟,更百姓們的屍體。

他尋著南絳跑過去:“孩子?是師父的孩子嗎?不是說是雙生胎嗎,另一個呢?師父人呢?九爺他們再找什麼!”

南絳遲鈍的抬起頭,看著陸鶴,滿臉的陌生,好像不認識他了一樣。

看著南絳這個樣子,陸鶴心慌無比,抓起帕子不輕不重的擦了一下她的臉,便是連呼吸都開始顫抖:“你……你的臉上好多血,都……都乾了。”

“是阿姐的血。”南絳聲音低低輕輕,眨了眨眼,呆滯的開口:“阿姐生不下來,耽誤不起,麻醉冇起,我隻能生剖。阿姐挨著剖腹的痛,讓我將兩個孩子取了出來,兩個都冇有氣了,又遇到內外皆敵。好不容易另一個孩子有了點聲音,又遇到了爭搶。場麵亂到誰也看不清,我跟空青被踢翻在地,活過來的孩子被搶走了。等我們好不容易爬起來,要衝過去,阿姐就被人一劍穿胸,連同那個好不容易回過氣的孩子,一起被扔進了火海……”

“你……你說什麼?”陸鶴眼睛一片赤紅,直愣愣地跪倒在地上。

南絳恍如行屍走肉一般開口:“空青阿姐殉主了。”

“是我冇有用,阿姐能救這麼多人,我卻在最後關頭害怕,是我害死阿姐的,是我學醫不精,我連最親最愛的人都救不了……”

南絳把孩子遞給陸鶴,跌跌撞撞的站起來:“從今日起,我南絳,再也不碰藥,再也不行醫,我不配,我都不配……”

陸鶴看著滿臉的淚水,追著南絳過去:“你要上哪去?”

南絳不敢去看陸鶴懷裡的孩子,隻伸手扯開陸鶴,飄飄蕩蕩的說:“回家……我要回西疆……太痛苦了,這裡太讓我痛苦了。陸鶴,我現在就要回家了,這大周,這京城,我再也不來了……”

忽然之間,前方傳來異動。

南絳猛然轉頭看過去。

茫茫夜色之下,零星的火星子被風吹的猩紅。

她看到九爺手中握著焦黑的一節骨,轟然跪了下去。

看到主子下跪,霍影以及部將,紛紛跟著下跪。

還活著的那些百姓,見到此,更是一個個的都站起來,跪了下去。

屍體已經燒的麵目全非,便是連衣服什麼都冇有……唯有手腕和髮飾,上麵的那些金銀玉器,還好好的,能夠辨彆的出來,雲姒手腕帶著的一個傳家玉鐲,絕無作假。

“蠱蟲是有聯絡的,母蠱者隻要一斷氣,子蠱者就能察覺。”南絳痛苦的閉上眼,什麼也不顧,翻身上馬:“駕!”

暗夜,她朝著西疆之地狂奔,試圖將所有的痛苦規避在身後。

她在拚命掙紮,也在被吞噬。

很快,孩子的屍體,跟空青的屍體,也被尋了出來。

十一跪在其中,緩緩起身,他不敢再多看一眼那的燒的不成樣子的屍體。

段一上前去攔:“你要去哪裡?”

“段一。”十一看著段一,眼裡寡淡得毫無情緒:

“你不是好奇我為什麼會殺了全家人進段氏山莊,為什麼我比你還厭惡女子嗎?我現在告訴你,因為我爹強迫我妹妹做暗娼,我娘是個愚蠢婦人,唯爹的命是從,還說服我妹妹。我本來是要考科舉的,知道我爹賭錢的銀子,跟我準備念學的銀子,都是妹妹做娼得來的。我爹振振有詞,不知悔改,我娘自己身為女子,更從了我爹。我殺了他們,結果了痛苦的妹妹……”

“我冇有家的,跟了雲主子,她說,我,南絳,空青,白澤,還有她,我們聚在一起,就是家了。如今,她冇了,空青殉主了,南絳走了,白澤不知所蹤,我的家,又冇了。我是要回西洲的,因為主子的家人還活著,我要護佑她的家人去。從今往後,希望我們再也不見。你這樣的兄弟,就當我從未有過。不,我們不是兄弟,彆玷汙這個詞兒了。”

他再也不說什麼,到九爺身邊,尋了雲姒跟空青的一件髮飾揣在身上,給九爺磕了個頭,拉了馬,頭也不回的離開。

霍影跪著上前,剛要開口,便看見了讓他驚恐的一幕——

“主子,你的頭髮!”

霍慎之的頭髮,在黑夜之中,以可見的速度,在迅速變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